联系我们CONTACT
联系电话:15138608292 / 15083376136 / 15090117114
QQ:1245817318
地址:河南省南阳市新野路口往东500米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中心新闻中心
南阳雕塑太阳神讲述中国当代雕塑十大类型
发布时间:2017-03-27 12:07:17 浏览次数:

 一、 红色经典再生型

  在二十世纪很长一段时间,一种以理想化、典型化的方式,表现革命题材的红色雕塑在中国牢牢地占据着主流地位,形成了一种所谓“红色经典”的模式。中国在进入了改革开放的时期后,人们曾经对这种模式进行了反思,认为它们普遍存在公式化、概念化的毛病。
 
  可是换一个角度来看,这种模式与二十世纪中国的特殊经验又十分吻合,或者说,这种模式与二十世纪中国的某种理想和激情是相当匹配的,它恰如其分地表现了这种“需要”,正是两者之间的这种完美的匹配和吻合,我们一旦把这类“红色经典”的雕塑放在艺术史的长河中来进行考察的时候,这种曾经被人们所熟练掌握,并形成了稳定套路的创作模式,又具有了独一无二的鲜明个性,具有了二十世纪中国雕塑的“红色个性”。
  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,红色“题材”的雕塑又有了一种重现的趋势。例如,过去常见的“领袖”、革命人物、历史事件又重新出现了。
  这种重现分为“延续型”和“再生型”。只有很少部分的作品继续在沿用改革开放以前的思路和语言;大部分作品是一种“再生”;一种在新的历史条件下,在经历了思想解放和启蒙运动以后,以新的眼光对历史所作的回望和再认识。我们所说的“红色经典再生型”就是指这种类型。
  在本次大展中,有部分特邀作品和参展作品就属于这种红色经典再生型。例如本次展览中孙绍群的《大跃进,1958》中的毛**就是如此。近些年,毛**的塑像以各种方式又出现在人们眼前:隋建国、展望为河北西柏坡做的“五大领袖”;李象群的《红星照耀中国》……等等。
  总的来看,这些“毛**”和其他领袖是一种还原,向普通人、平常人的还原。这些雕塑突出的是亲和力、人性化和平民性。从这些对毛**重新解读的雕塑中,折射出时代观念的变迁。如果把它们和文革造神运动中的毛**进行比较,就可以看到中国社会实实在在所发生的变化。
  刘若望的《人民系列》则是一个在过去常见的“民兵”一类的人物。这个民兵如果和王朝闻先生的《民兵》、萧传玖先生《地雷战》的那个民兵相比较,革命人物“再生”的特征便一目了然。刘若望的民兵更是一个强调形式感的民兵,它的色彩处理、它的对称性、装饰性,它的夸张,使它加入了许多当代的趣味。革命的硝烟味、紧张感没有了,有的是在新的语言方式下,对战争和革命的想象。
  还有鲍海宁的《升华的征程》、陈继龙的《肩上的信仰》也都属于这个类型。
  历史就是这样,同一题材在不同时段反复出现,不断拦住雕塑家,向他们索取答案。雕塑家也正是在这种一遍遍的回答中,呈现出艺术的魅力和可能性。在目前正在进行的“国家重大历史题材创作工程”的活动中,引人思考的正是红色经典如何“再生”的问题。认识有多深,再生的可能就有多大。拿什么回应历史,拿什么走向未来?我相信,这种红色经典的再生会持续一个相当长的时间,——因为这段记忆太深刻了,因为这段历史的阐释空间太丰富了,因为人们太需要在历史的镜子里来反观今天的现实了!
  
  二、 唯美塑造抒情型
  即使在“红色经典”占据绝对优势的年代,总是有些雕塑家一有可能,就试图创作一些优雅、美丽、有趣的人物和动物,这种偏于唯美和抒情的塑造活动在中国雕塑中从来就没有断绝过。
  这种努力曾经饱受打击,被戴上“形式主义”、“唯美风格”帽子,但从事这种类型创作的雕塑家总是矢志不渝地在坚持。今天,仍然如此。
  或许,这是人性中向美、向善的一种天然体现?
  在本次展览中,这类作品有于文龙的《绽放之前》、何鄂的《追溯》、陈松涛的《失衡家园》、房中明的《瑶琴赋》、袁飞的《耳鸣》、唐大禧的《风之梦》等等。
  这种类型的特点是,强调造型,强调视觉审美,倾向于在观众内心唤起一种平和、安详、愉悦的情感。这类作品在雕塑语言上,常常凸显出较强的技术性,例如《追溯》的那种流畅和洗练;《耳鸣》对繁复衣纹的处理等等。
  相对于其它作品,它们不追求刺激、激烈、冲突、震撼、惊愕……;自然,这与这类作品避开直接的社会冲突相关。这些作品在审美取向上,具有传统雕塑单纯、静穆的特点。即使有的作品蕴含有社会问题的背景,例如《失衡家园》,但在人物的处理上,也仍然是宁静优雅的。
 
  三、 率性写意飘零型
  这种类型与这些年流行的一个概念——“写意雕塑”有关。
  在本次展览中,黎明的《旋律》、陈云岗的《对弈山水》、吴为山的《阿炳》、林国耀的
《都市乐章》、景育民的《英雄》、胡博的《本真态》、王毅的《僧人¬——默》、从平芝《远方是岸》、刘航的《啊!马》、李小兵的《齐白石》、李煊峰《暴雨将至》、洪涛的《西行
漫记》、唐重的《小孩和鱼》、霍守义《朝圣》等作品,就较为集中地体现了这类作品的特点。 
这类雕塑更偏重于东方的美学。它们重创作者主观感受,重写心、写意;重精神自由和情感释放,它们或可称之为中国式的“表现主义”。
  由于重视对对象内在精神的把握,所以它们不简单追求形态上的视觉真实;由于重视虚实相生和“无中生有”,通过雕塑观众的想象和联想来充实形象,所以它们不简单追求形体上的完整和全面;由于重视吸引观众一起来感受作者心灵的激情,感受作者似乎在快速成型中所呈现的时间性,所以它们不倾向让观众心静如水地面对作品做理性的结构分析……
 
  在“写意”的总体特征的统摄下,这类作品在具体呈现中也仍是各有千秋。例如《阿炳》、《英雄》、《朝圣》等作品,更加率性,更加随意,更重偶然效果,更重塑造的时间痕迹;至于《对弈山水》、《本真态》等作品则相对侧重对形体的理解和分析。
  总之,这类作品在许多中国雕塑家那里能做得飘逸、潇洒;显然,相对于过去严格的学院造型模式,“写意”给了谙熟东方精神的中国雕塑家一个精神自由的空间。
 
  四、 乡风民俗怀旧型
  在全球化的背景中,在中国的现代化的步伐越来越快时候,在中国越来越融入到国际社会的关口,关于“民族”问题的讨论和民族传统的声音却增强了。
  这种民族情怀和关于民族身份问题的焦虑,都表达出这样的诉求,在世界日益全球化的时代,能不能保持民族的自主、自立和自强的品质,能不能维护本民族的文化自主地位,能不能传承本民族文化传统中,能不能在努力地迎接来自其他民族的积极影响的同时,走出自己持续发展的道路。
  在这种问题背景中,看中国雕塑创作中乡风民俗题材的创作和怀旧型的创作,就可以明显感到一种对民族传统文化的固守,和对越来越趋同的现代化生活方式的抵抗。
  当然,从现实性而言,这种抵抗的力量是有限的,甚至有一种堂吉柯德似的悲壮,但是,精神的怀旧和返乡,是一种与全球化、现代化共生的趋向。
  这类创作其实并不新鲜,只是,这类作品在不同的时代,面对不同的问题情景,它的针对性是有差异的。
  在本次大展中,就有这批这样的作品,它们重视民间,重视地域文化,注重在民间、乡村、在具有不同地域特色的文化区域寻找资源,从而形成当代雕塑的地域差异,形成不同的个性特色;它们关注中国少数民族生活从少数民族的艺术中寻找资源,体现出民族文化的多元化和魅力。王升的《远方》、王放的《天使》、白玉的《高原阳光祈》、吕滨的《怀远》、朱成的《失忆》、刘永刚的《站立的文字¬——爱拥》、许群波《楚魂》、孙闯《厚土醒》、吴组光《大海航行》、吴雅琳的《新潮州翁仔屏》、吴新《故乡的回忆》、张永见的《留风——梅兰竹菊图》、张勇《最后的驯兽师》、张琨《猛士》、陈志光《古戏台》、林岗《对歌》、周晓东《青花系列》、孟庆祝的《石之恋》、徐悦翔《新生活》、韩文华《千年》、曾岳《列国行众山》、简向东《人龙舞》……。
   
  五、 传统符号混搭型
  全球化的悖论之一,就是它同时会加速放大地域差异和民族特色。
  “混搭”是一个后现代文化概念的中国表述。在后现代文化的视野中,在现代主义意义上被视为对立物的“传统”不再是一个累赘和负担,相反,它们成为一种积极的可再生性的资源。向后看,从传统文化中寻找可资利用、借鉴的当代资源,从地域的、民间的、民族的文化中寻找传统符号和当代文化进行对接和沿用,已经成为当代文化一个十分重要的特色。这种特点表现在艺术中,便是挪用、戏仿、拼凑等方式。
  在中国当代雕塑中,传统符号已经成为雕塑家常用的一种体现“民族身份”、“民族传统”的一个鲜明标记。但是这有决不是简单地复古和怀旧,或者全盘的抄袭和搬用,事实上这么做也不可能。于是以传统符号为主的“混搭”,成为中国当代雕塑家一种常用的修辞方式。
  混搭的寓指是丰富的,有时候它面对的清理传统的问题,有时候是借用传统符号解决当代问题,有时候,它呈现的一种当代智慧、幽默和想象力……
  在本次展览中,李晓林的《》、何力平的《大河流淌》、邹亮的《花之语——蒙娜丽莎》、张弦的《新容器系列——鸡尾酒爵》、张德峰的《武装维纳斯》、袁佳《灰城》、高蒙的《与人道同行》等,就是突出的例子。
  在这种混搭中,它们所生成的新的文化意义是十分明显的。例如,《大河流淌》让传统的符号和意象与飞翔的人物产生对比关系;《花之语——蒙娜丽莎》让中西两种文化符号并置在一起;《《新容器系列——鸡尾酒爵》用各种材料拼凑,再现古代的酒具造型;《武装维纳斯》则让传统雕塑的经典形象遭遇当代问题;袁佳、高蒙则利用了动物的符号,通过对比阐释人和自然的关系。
  
    六、 几何抽象装饰型
  几何造型的抽象雕塑、装饰性雕塑在中国并不是一个“过去”了的问题,相反它是一个远未完成,有时候甚至可以说还没有真正开始的任务。
  在中国潜心于这方面研究的雕塑家并不多。相对于国际雕塑的现状来看,抽象雕塑在国外已经相对成熟,目前已不再是一个强势问题,但是在中国,它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  本次展览中,属于这一类的雕塑有朱尚熹的《呼吸之窗》、王维群的《太极拓扑》、冯崇利的《生长空间》、刘晔的《轮回》、李亮的《器具2》、何翊翔的《无题》、赵历平的《释——错位》等。
  这类雕塑研究形体、研究空间,研究雕塑最基础、最原本的问题,研究形体和空间的关系,在整个中国雕塑的格局中,这类雕塑与其它雕塑的关系如同基础学科和其它应用学科的系,它的成果和发展,应该影响着中国雕塑的整体水平和发展。
 
  七、 语言材料样式型
  这是一个很大的类别。
  在很多中国雕塑家那里,研究雕塑的形式语言,研究雕塑的材料,确立个人的风格样式仍然是一个中心的,甚至是毕生的任务。
  艺术不可能没有时尚,不可能没有潮流,也不可能没有风气。从积极的意义上说,在时尚、潮流、风气的背后是问题、是时代、是社会的关注点、是艺术消费者的需要和兴奋点。从消极的意义上说,有时候,对于缺乏思想和敏感度的艺术家而言,它们容易陷入盲目的追随和模仿中。
  当然,这似乎是不可避免的。古往今来,真正在艺术史占据位置的艺术家有多少?从这个意义上说,绝大部分的艺术家都是在追随,跟风。不是跟这个风,就是跟那个风。
  雕塑艺术始终在两条路上行进:一部分艺术家关心社会问题,关心时代,关心思潮,关心流行;另一部分艺术家则关心本体、关心语言、关心艺术、关心自己。在这两条路上,都有勤于思考,期望有所实现的人,也都有追随、跟风的人。因此盲从并不是哪条路上的专利。
  或许艺术家无法准确预期个人在未来的历史上是否拥有一席之地,他们唯一可作的,是按照自己内心的指引,认真地做好自己,“岂能尽如人意,但求无愧我心”。
  在中国雕塑中,注重原创,侧重与雕塑的形式、语言、材料的研究,重视形成个人的样式的雕塑家大有人在。更值得注意的,近些年来,有不少雕塑家同时在两条路线上努力,他们既重视观念,重视作品的当代性;同时他们也重视作品的语言、形式和材料实验,从目前雕塑发展状态看,走这种“兼修”路线的雕塑家越来越多。
  本次雕塑大展上的参展作品,就以这种“兼顾”型的作品居多。
  马强的《影之渺》、王超的《丑牛》、叶晓东的《男人》、申晓南《城市中漂浮的云》、任殿斌的《脊梁》、刘金凯的《绿腰》、刘巍的《此在》、汤文伟《封存的记忆》、许静宇的《我只想把你的心掏给你》、李东江的《自行车——重工业时代》、李秀勤的《墙》、李树的《重金属时代——舞者》、李磊的《日记》、余景学的《梦游》、张卫东的《呼吸》、武定宇的《张明山》、郑智君的《舞者——共生》、宗涛的《暖》、段海康的《中国姿态——何方》、施慧的《凝风》、徐光福的《明天会更好》、姬舟《们》、蒋志强的《顶天立地》、傅新民的《凝固的风景》、谭勋的《柱头》、潘奋的《智者》、戴耘的《新物种——三》、项金国的《江城印象》等等。
  在这些作品中,我们可以看到雕塑家为了体现他们的创造性和想象力,在如何学习、借鉴;在如何摸索前行。他们探索雕塑的各种形态,研究各种材料的效果和可能性,同时,大多数作品除了进行形式探索和材料探索,也兼顾到体现当代观念和增强社会问题的针对性。
 
  八、 日常物品放大型
  从雕塑艺术而言,这类雕塑的出现是一次重要的转身。
  当精神的激情,当对神性的膜拜在现代社会越来越让位于世俗生活后,波普艺术出现了,日常性、生活化的物品出现了,这使雕塑与传统有了很大不同。
  在中国当代,出现了一些用具象的手法,或者是对现成用品用翻制的办法来复制、放大物质用品的作品。本次大展也不例外。
  这是一种对物的发现,对物的全新诠释。在这些作品中,洋溢着世俗的,日常生活化的气息。这当然与时代相关,当今的雕塑家面对的是一个物质化的,生活化的世界,是人们置身其中的经验的世界。在这些过去不为人们注意的普通物品中,寄寓着作者观念的转变。
  韦天瑜的《男包》、李甸的《私人生活》、李鹏程的《不能栖息的森林》、余洪斌的《畜牲》、应洵钦的《都市碎片》、张业海的《手机》、张湘溪的《为了忘却的》、陈晓春的《男孩时代》、黄邦雄的《岁月》、焦兴涛《蜕》、察尔的《环保之声》等等就是其中的代表。
  在这类作品中,离开了最经典的雕塑题材,离开了人,雕塑家在日常生活的物品或者对日常生活物品的放大、改装中,找到了十分强烈的表现力。
 
  九、 人间场景写真型
  这是对世俗生活的观照,这是对大千世界芸芸众生的写真。雕塑家的视线变了,他们放弃了单纯、崇高和典型化;他们选取了情节、场景和色彩;他们不再一本正经,不再故作高深,他们毋宁选取平民的视线,日常的角度来讲述当代的市井故事。
  这类雕塑在当代雕塑家,特别是一些青年雕塑家中比较盛行。在本次大展中的代表作品有王少军的《无语》、刘金龙的《HAPPY TIME》、刘炳南的《留守族》、刘淑弘的《末班地铁》、李超的《面对》、杨小艺的《母亲》、张哲宇的《兰桂坊》、陈研音的《我的母亲》、柳青的《13号线》、蔡增杰的《熟睡的民工》、黎薇的《看着我》等。
  这些作品都捕捉住了现实生活中的一个瞬间场景和人物,对其进行近距离的塑造和刻画,它们是具象、写实的,但是它们和作者之间的关系变了,所以它们和观众之间的关系也变了。
通过雕塑,发现世俗生活,让观众体验普通人,体验小人物的感受和心情,让观众感到近距离的会心一笑,这不能不说是中国当代雕塑的一个重要进展。
   
   十、 艳俗光亮卡通型
  总的来说,这类雕塑是媒介时代的产物,信息时代的产物,图像时代的产物,卡通时代的产物,互联网时代的产物,是动漫时代的产物……。无论怎样表述,它们的实际的意思是,由于人们的知识来源和信息的接受渠道发生了变化,一种与当代媒介,与网络,与计算机,与卡通,与电子游戏,与图像、与广告有密切关系的具象雕塑出现了。
Copyright © 南阳上善景观雕塑制作中心 2014-2022 版权所有 QQ:1245817318
联系电话:15138608292 / 15083376136 / 15090117114 地址:河南省南阳市新野路口往东500米 技术支持:鼎业网络